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O的博客

between hong kong & beijin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位苹果粉丝叛变自白:神啊,也腐烂了。  

2010-10-31 06:47:56|  分类: Pendulum broken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这篇文,早在黄牛党覇占三里屯村广场(而不是隔一条街的工体)时,就想写了。直至今天读到一篇《龙纹身的女孩》(The Girl with the Dragon Tatoo)影评「用苹果查个水落石出」后,脑快要爆,忍无可忍。

首先,得从我这位所谓「苹果死硬粉丝」的履历开始说起。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的第一台电脑,就是从二手Macintosh II开始,之后经历过G4、G5到现在的MacBook Pro。作为一位自认为视觉人(而不是文字人),选择苹果是理所当然的事。第二,苹果的User friendly,其实就是给我这种科技白痴「看图按制」工具,Windows相对来说是更复杂。第三,作为一位简约主义者,苹果的设计,没无谓烦琐装饰,用最普遍的说法,就是酷。但,得说清楚,我这老古董,不是爱捧著Mac在咖啡馆装酷的人,如没必要,从不会带MacBook出街。第四(可能是更重要的潜意识理由),在上世纪那个年代,Bill Gates还未当上全球大慈善家,微软所代表的,正是不道德的市场垄断,相对于同龄的Bill Gates,Steve Jobs就扮演开明自由派,有点像后来的布殊对奥巴马。苹果的Niche地位,正是来自微软属于大众Vs苹果的小众。Niche,字面上解作「壁龛」,即是有被「朝拜」的意思。而Steve Jobs和苹果的「神圣」形象,在早年来说,当然是由那班相对较小众的用家——即AV业界专业精英(我只是带点虚荣的追随者),还有死人Icons所帮忙建构的。今日三里屯店排长龙的中国用家,大抵没几个会知道或为意,当年苹果二十世纪名人系列经典广告,借用了爱因斯坦、甘地、毕加索、约翰连侬,甚至李小龙和耶稣,还请来德高望重的活佛喇嘛做代言人,卖的就是民主自由Thinker的智者概念。神话传说的建构,不外乎几种,其一就是「没有不死的传说」,即约翰连侬、李小龙到黄家驹、张国荣等(那天,我就跟一位八十后说:你想想,如果连侬和小龙还未死会怎样?)。其二就是靠高不可攀,只能远观远不可亲近的神秘感所建立(王菲、Martin Margiela就充份明白这道理),两者都得透过传媒/媒体助力将之加大神话化。而苹果当年的价钱,当然是微软所「高不可攀」,不是一般普罗大众所能或愿意付出的。

不过来到二十一世纪,神话的终结,由苹果店进入今日崛起的中国开始。最后,当富起来的中国人打崩头争相咬一口原本属于阿当夏娃的禁果时,这苹果,终于腐烂了。

回说2008年奥运前夕,我刚移民北京不久,全中国第一家苹果店便开张了。老实说,当时还真的有这种想法:你看,连Steve Jobs都来了,北京多「文明」呀。我还跟友人开玩笑说,这个中秋不回香港,三里屯头上这个月亮(月饼),虽然咬了一口,但真的又大又亮,比外国圆呀。而且觉得,那座透明建筑物难得体现了文明和自由的高度:老人家夏天可以在里头乘凉,小孩在里头任玩,员工不会赶客,也没有阶级歧视(如同我这位从来不去麦当奴的人,突然有一天感到麦当奴叔叔终于有点人性良知,就是听到日本麦当奴成为露宿者之家,看到香港麦当奴成为老人公园时)。第一次拿MacBook pro去修理时,简直觉得,国内终于有第一流服务:两小时后,他们已把坏光盘换掉,而且跟我说广东话的员工无比专业友善。

第一次感觉到「质变」,是今年我再次拿MacBook pro到越来越多人的苹果店修理时,直觉告诉我,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认真地对待我的电脑了。接下来就是富士康事件,一位关心劳工问题的NGO友人跟我说,读到BBC报导,Steve Jobs对此事的回应竟是:「我的天啊,你走入一间工厂,有餐厅、戏院、医院还有游泳池,已经非常不错。」我说,不是嘛,即使你老板不用落手落脚管理,但总不会毫不知情(特别是中国国情)?当然,没人能抵挡地球最庞大市场的诱力,但不一定要「入乡随俗」吧(不知他又会怎样回应刚出炉的两岸三地「高校富士康调研总报告」)?从那一刻开始,这高高在上的「神」被拖垮了,从天上掉落人间。「神圣」苹果,也腐烂了。

关键在于,当它由小众变成属于大众时,它扮演的角色,似乎与微软对调,开始垄断中国市场,苹果店一间接一间心急地在北京上海开张。

那晚,当黄牛党和人龙搞得三里屯令人感到烦厌时,我刚巧碰上在苹果某部门当主管的好友。我跟他表白了我对其公司的彻底失望,我说,我不反对大众化,正如我发现年轻同事的家,都像IKEA陈列室(我称之为「宜家一代」),至少,这种大众化了的简约美学思维,某程度上起到潜移墨化作用,摆脱上一代云石金碧辉煌口味,而且关乎到阶级问题。今日苹果成功「渗透」,某程度是普及了「美资意识形态教育」,打开了iPad民主介面。但人人手执一部富士康制造的iPhone,早已污染了当初的苹果哲学。反讽地看,这满街的一式一样,倒很有社会主义特色,就如当年大家跟随毛主席穿中山装一样,不同的只是,平民百姓全都升值了,証明「国进民进」呀。然后我问这位因工作关系经常在亚洲和美国飞来飞去的苹果好友:你们公司请的年轻员工,不都是懂别国语言的精英吗,为什么现在的服务态度变了,是真的中国人太多应接不暇以至失控?他不知是开玩笑还是当真的说,店里的员工,可能有的刚上班没几天,根本没时间培训。他不无埋怨的说,iPhone 4在中国开卖,是美国总部很突然的决定,他也是很晚才知道。我说,不用趁火打劫吧。我俩从三里屯村走到团结湖,而那个原本又大又光明的月亮,越变得蒙胧渺小,而且距我越来越远。我想,是我背弃了苹果,还是它早已背叛了过去的老粉丝?当大国民个个争做「果粉」时,我决定,以后不再认亲认戚了。

至于那篇「用苹果查个水落石出」,香港影评人家明提到《龙纹身的女孩》男女主角都是苹果用家。「苹果电脑在荷里活电影中屡见不鲜,功能不外塑造角色的入时形象,或以苹果的洗练设计点缀场景,但绝少有像这部瑞典片用得巧妙。」他反讽的说,将iPhoto那段抽出来,已经是上乘电脑及软件广告,值得中国大片学习。我只能说,自从黄牛党横行三里屯村以及出现掉水瓶迫爆事件,「入时形象」已沦为值得查个水落石出的时髦蛮夷现象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