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O的博客

between hong kong & beijing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足球场英德情意结  

2010-06-28 09:49:16|  分类: Private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足球场英德情意结 - LO - LO的博客
Sigmar Polke, Menschenbrücke, 2005


老实说,不是「马后炮」,一知道英德再次遇上,我早就有心理准备,英格兰一定输波。但这场是世界盃开波以来,我最全心全意,弄好咖啡摆好烟阵,眼定定看的比赛。无它,作为香港人,后殖民情意结仍隐隐作动,无论英格兰怎惨不忍睹,仍不能不撑。但德国,却是个人情意结作绪。二选一,只怪天意弄人,英德之战,如历史的永劫回归。

 

其实,6月12日,我第一眼看英格兰出场,心知不妙,早就输在「脸」上。不是导人迷信,而是真的「有样睇」。心想,唔系呀,又是四年前(甚至八年前)世界盃那几个:兰帕德、杰拉德、特里、鲁尼、大小科尔、克劳奇、詹姆斯、赫斯基,再加上因受伤只能在场外「围观」的小贝和费迪南德,难道英格兰真没新人接班?更惨不忍睹的是,兰帕德、杰拉德、特里,跟主帅卡佩罗一样,忧郁眼神上加几条深深绉纹,未开场已一脸悲伤。而小胖胖鲁尼,看来快要又老又跑不动。第一场就踢得如斯没精打彩,满场跑扑个空,气数已定。

但,香港人自小看英国波大,一生锺情英格兰,即使英国队跟当下香港一样,六神无主,亦只能认命。即使早几天中环立法会内,政客党派自相残杀,但一讲到足球,立即站在同一阵线,大家赶收工撑英格兰。噢,对不起,不是政治不正确,如果中国队入围,香港人肯定做两头蛇做卧底,甚或「转呔」,立法会门外的运动人员也甘愿放下你我斗争,誓死支持大国精神,就像郑大世一样,为家国荣辱,泪流满脸。

 

至于我个人的英德两头蛇,又是作为「被殖民港人」之外另一种情意结。前度男友来自曼彻斯特,七年磨鍊,除了Oasis、New Order、Stone Roses、The Smiths、Happy Mondays、James,被迫摇滚之外,就是别无选择的Simply Red,纯粹红魔。全曼联家族也造就了我这个超级旁观球迷。但由于英国佬其实比我们香港人更迷信(一如今场比赛以为穿红衫就没事), 曼联男友坚持不能看电视,一看就输,所以我们每次只能「斋听」收音机,全神贯注于BBC波评,也练就我后来开始学人写「假波评」。而且,香港资本主义不及中国资本好,没有兔费球赛餐。结果,2002世界盃,我唯有和牛棚艺术村友人,堵在土瓜湾那间有五十年历史的白宫冰室门口外窥看,听著里面人头涌涌的球迷,为英格兰以一分输给巴西发出的叹息。2006世界盃,我和《号外》同事,从侧渔涌走到北角,为看英格兰对葡萄牙,结果无比失落,因所有酒吧餐厅都爆满,唯有寄望回家看亚视深宵的中央电视台会有机转播,但免费央视只有新闻联播。所以2010世界盃,能够有幸在北京晚晚通宵达旦,真的第一次要感谢共产党。唯一难以忍受的,是央视五台那位长发披肩,大抵误以为自己是姚晨的女主播。

 

但,作为非典港人,我私下的德意志,其实比英国殖民影响更深远。二十年前,每星期到尖沙咀太空馆看德国电影专辑,因Wim Wenders《柏林穹苍下》学德文(虽然语言天份极低),而Werner Herzog仍是至今挚爱——冷酷、坚定、哲理性、尼采式超人疯狂。另外,就是中学读现代艺术史,由早期德国表现主义,到后来的Joseph Beuys、Gerhard Richter、Georg Baselitz、Sigmar Polke、Rebecca Horn、Anselm Kiefer(刚写到这里,才知道Sigmar Polke在世界盃开赛前一天在科隆逝世,享年六十九岁),这种种沉重低调的德意志气质,最后导致我当年因考不成德国艺术学院而沦落欧洲做非法黑工。


足球场英德情意结 - LO - LO的博客

Sigmar Polke, Interieur, 1966

读到Sigmar Polke死讯,想起2007年在德国小镇Baden-Baden,因为没跟随大队探访「古罗马浴场」,一个人随意闲逛,竟给我偶然遇上Sigmar Polke回顾展,在此拿出几张当时拍他的作品悼念,RIP SP。


而这些低调、坚定、札实、沉重,以至哲理思维的民族特质,基本上就可用来形容「以前」的德国波。换个球评员的说法,就是硬崩崩机械式打法。对,足球本身,就是民族文化自身的反照。譬如说,南欧懂调情,南美够魔幻,亚洲性格还未出(因为都是欧洲翻版,除了韩鲜的神秘铁幕)。曾经,德国个个硬汉(也没帅哥),但今日的德国队,像德国新一代,已经不再沉重。跨过柏林围墙,放下包伏,伤痛历史罪孽终于过去。

 

十多年后,我重回德国,是因为借06世界盃前夕去做专题。从机场坐的士去柏林的酒店途中,多年情作绪,竟然忍不住眼湿湿。当时我感到,这个德国不再是十多年前的德国了,不再那么种族主义,德国年轻人,变得更开明更阳光灿烂,而且更「混杂」——第二三代土耳其裔德国人已长大,成为真正德国一部份,把血混一混,过去可布的白种优生主义消释。但德意志民族的优点仍在,没意大利的鲜艳抢风头,没法国那样装酷Snob,她仍像我廿年前穿的Birkenstock那样脚踏实地,自然而实在。这些混生天成的,大抵都可应用在今届的德国队上:来自巴西的卡考、迦纳的博阿腾、什么斯基的波兰裔,还有我今届最喜欢的土耳其裔新球员,8号厄齐尔。

过去我最喜欢的德国铁门,有著野兽般长相的卡恩都已隐退幕后,六月底在约翰内斯堡讲解足球心理学。足球,除了技术和0.1%运气外(如果兰帕德这个吊门进球不是惨被命运所弄而影响了英格兰EQ的话,这场赛事结果可会有转机),更多是心理/心魔战,英格兰永远输在EQ不稳,一旦有小点差池,立即兵荒马乱,失魂落魄。

二十一岁的厄齐尔是穆斯林,出赛前总会唸可兰经,或许正是这股来自欧洲东边的精神激活了新德国。正如德国电影新力军,04年获柏林金熊奖和欧洲电影大奖的土耳其裔德国导演Fatih Akin一样,搭通欧亚两边的博斯普鲁斯桥(《Crossing the Bridge: The Sound of Istanbul》),07年我访问Fatih Akin时,他笑说:I’m son of bridge。呀,德国终于放下严肃接收了幽默。我以为, 混种新世代,正是被称为阿凡达的厄齐尔所代表的「后全球化」未来希望,打破旧世界疆局,无论混的是德土、英印、法阿……而这个阿凡达,有著一股独特「不东不西」的气质,而且不张扬甚至有点害羞,但脚法极其「干净俐落」,传球思路清晰。

当然,「厄齐尔年代」的来临(其实各欧洲球会早就虎视眈眈),得多谢他的大恩人,主帅勒夫的百份百信任。这位被媒体评为最儒雅最有品味的教练,看来更像个球场上的哲学家。还未落场,他的开明、「人性化」管理与及对敌友的「精神分析」,早已赢了保守独裁的卡比路几个马位。今届世界盃场外八卦话 ,除满手纹身的小贝在扰乱视线,难得还有两位比球员更瞩目的教练。马拉多纳其实穿起那套银灰西装也盖不了麻甩本色,但球迷只要看到他一举手(跳马奔腾拥抱)一投足(撩一撩脚法),大家已心足了。而「范儿」勒夫,大家更关注他穿什么款式衣服怎样搭围巾,但不用连助教弗利克也要穿一式一样的V领蓝针织衫嘛?

事到如今,法国out,意大利out,英格兰out,葡萄牙和西班牙多年来注定是三奶四奶命,最终期待场内场外老马本色和勒夫哲学的较量。呀,为了我长存的德意志情结,为了继续看哲学教授装束和落场不久便跑到脸红红的厄齐尔,竟然忘了还有个巴西……


足球场英德情意结 - LO - LO的博客

Sigmar Polke, Freundinnen, 1965/66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1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